广告
首页   >    外汇   >    正文

交易商Pepperstone的CEO:ASIC权利干预将扼杀澳大利亚创新

来源:中金网 2020-02-14 17:20:06

外汇交易商Pepperstone的首席执行官出现在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面前,讨论Pepperstone对金融科技行业以及监管机构ASIC使用产品干预权利的打算的顾虑,

  外汇天眼APP讯 : 交易商Pepperstone的CEO在政府委员会面前发言,简述了他对监管的顾虑。

pepperstone.jpg

  外汇交易商Pepperstone的首席执行官出现在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面前,讨论Pepperstone对金融科技行业以及监管机构ASIC使用产品干预权利的打算的顾虑,

  2020年1月30日,Pepperstone的首席执行官Tamas Szabo在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会面前发言。Pepperstone的首席技术官Jason Noorman、集团监管事务领导Peta Stead就站在Tamas Szabo的旁边。

  根据之前的报道,该交易商的CEO在一封于2019年10月发送给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的信件中,对ASIC使用产品干预权利(包括对差价合约(CFD)交易进行严格的杠杆限制)的打算对该行业来说是不是最好的监管措施这一点表示质疑。

  在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面前发言时,Tamas Szabo强调,鉴于澳大利亚队金融服务监管主要采用基于原则的方法,澳大利亚是一个吸引创新的地方。然而,鉴于监管机构的行业参与度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在有所顾虑的时候使用监管工具箱,现在的监管正在离基于原则的方法渐行渐远,转向更具规定性的方法。

  Tamas Szabo表示,银行皇家委员会对金融服务行业的影响是长远的,而金融服务行业远远不限于主要的银行。

  ASIC的权利干预使得行业与监管机构之间的相互协调已经消失的皇家发生了改变,营造了一个由律师以及诉讼律师进行调停的新环境。对使用这个方法的公司以及行业的声誉的破坏性是深远的,而且使得公众形成负面认知。

  Pepperstone:ASIC应向FCA学习

  被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问及,澳大利亚如何向其他监管机构,逼图在英国的监管机构学习时,Pepperstone的CEO简述道,英国FCA对澳大利亚提供的一些类型的产品实行了一些限制性的监管规则。我认为,摒弃基于原则的方法是更好的方法。有证据表明,这些基于原则的方法带来的变化并非十分的好。

ASIC2.jpg

  “当你限制在线上会可以得到的产品时,客户就有在其他地方搜寻该产品的倾向。大量客户已经转移至许多不同的离岸辖区。在这些离岸辖区,这些产品是可以得到的” Tamas Szabo表示。

  Tamas Szabo补充道,“ 那会造成很多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当地的税收以及工作会受到明显影响。在澳大利亚这个行业内有大量的从业人员,而且上缴了近1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因此是澳大利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如果产品受到了这种程度的限制,客户可以非常轻而易举地在其他地方得到这些产品,他们就会去其他地方获得这些产品,这将拖累经济和就业,我指出的这一点的确是重要的。极具讽刺意义的是,你正在把客户推向离岸监管机构,推向在监管方面不如澳大利亚的辖区”。

  Tamas Szabo指出,不建议对所有产品都不实行任何的干预措施,但是在实行产品干预措施时需要小心地取得平衡。你可以对这里的某些产品进行限制,而这些产品正好出现在那里,对澳大利亚的投资者来说,得不到任何保护。这会伤及澳大利亚的投资者。我认为,世界上的特定监管机构没有取得这种平衡。对我们来说,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非常显而易见的。

  Pepperstone:权利意味着最后的手段

  Pepperstone的CEO还强调,ASIC对权利干预措施的使用与金融系统调查(FSI)的建议背道而驰。

  2014年,FSI首先考虑产品干预措施,FSI当局指出,这些措施应当是最后的手段。此外,FSI表示如果权利被有效利用,不应该对创新有很大的影响。

  然而,Tamas Szabo,有一些证据表明接过FSI的产品干预权利之后,ASIC一直没有达到这些要求。

  Tamas Szabo补充道:“实话实说,我的确认为ASIC没有达到这些要求。因此,与其揪出坏的行业,他们应当揪出行为不当的人员。我觉得ASIC利用权利干预产品的方式跟以往有所不同,使用权利干预产品使得公众对相应行业产生非常负面的认知,影响着公司未来的方向,客户可能不再使用受权利干预的产品,或者有其他任何的影响”。

  “我认为,目前有很多行业在使用权利干预产品。这些公众对这些行业的认知是不好的。ASIC没有考虑税收收入,这在ASIC的考虑范围内。因此,我认为ASIC在没有充分考虑有时候存在于经济领域的很多其他事物的情况下做出重要的决定” Pepperstone的CEO指出,

  ASIC的措施扼杀创新

  被问及是否相信ASIC的权力干预措施会扼杀创新,Pepperstone的CEO回答:绝对如此,如果你看看这些措施的实施方式,如果我是一家对监管机构有所顾虑的公司,这些措施将以扼杀创新为代价。

  “正如我说的那样,ASIC已经发布公开声明,打算更频繁地使用权利。我不知道ASIC想对那些产品进行权力干预,但是我之前列举的一些产品就属于ASIC想进行权利干预的产品。如果他们觉得进行干预是合适的,他们就会进行权利干预,而不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结果,参与这个行业” Tamas Szabo说道。

  采纳FSI的建议是最好的方法

  所以,最好的下一步策略是?Tamas Szabo认为,采纳FSI的建议就是最好的下一步策略。就是说,这些权力干预措施是最后的手段,在所有其他手段已经用尽,并且已经进行了范围广泛的行业参与之后才使用这些权利干预措施,绝对如此。

  Tamas Szabo指出:“其实,说完这些,我们与ASIC的最近一次会议是非常积极的。ASIC的行业参与度是我们在较长一段时间里没有看到的,因此我举的还有一些希望,但是我不知道继续讨论这个问题有没有必要,如果ASIC按照他们的计划实行限制性监管措施,这些措施会使澳大利亚的很多税收和工作以及所有的一切处于危险中。这些税收与工作等不会消失,而是转移到避税的其他地方”。

  ASIC的措施不清晰

  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与监管科技委员会主席兼参议员Andrew Bragg指出,ASIC的权利干预措施“不清晰”,引起了利益的顾虑。

  Andrew Bragg表示,如果ASIC滥用其产品干预权,这种行为会扼杀创新,影响客户的选择。Andrew Bragg表示,每个人都同意干预权的想法,但是没有人同意执行这个想法。如果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执行过程,会影响澳大利人的新选择。

  “作为政府的参议员,ASIC使用产品干预权的过程并不清晰,ASIC所提议的使用产品干预权的方式是参考了我们的文件,但是ASIC仍然根据他们的意愿敲定出使用产品干预权的方式,ASIC的产品干预权势不清晰的” Andrew Bragg说,

  “我们需要就我们对政策的期待做出清晰的声明,而不是让监管机构用随意的方式就我们对政策期待做出清晰的声明,这是不可取的”。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